“怪兽家长”与“证书儿童”-亚博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当前位置:亚博 > >> 教育热点 > 正文内容

“怪兽家长”与“证书儿童”

 

自从有了孩子,屈颖妍就辞掉了香港《壹周刊》副总编的职务,当了全职妈妈。她怎么也没想到,对付三个孩子,比办好一本杂志要难得多。
在她眼里,香港的教育就是一场“人肉宴”,人人都想避席;人肉没人想吃,但人人都要吃,一口一口,由苦舌涩脸吃到成为习惯。屈颖妍甚至觉得自己就是鲁迅笔下那个吃孩子的女人,伤口在冒血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们。
“妈妈,为什么你不笑?”
屈颖妍并不是一夜间“头上长角”的。
在大女儿上幼儿园阶段,她一直很快乐。她帮女儿选的是一家放羊式教育的幼儿园,母女都满意。当时有朋友警告她:“你惨了,这家幼儿园的孩子出来,是不识字的。”而朋友五岁的小孩已经会写“警察”二字了。
大女儿上小学一年级,她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一年级的课堂,老师不讲乘法口诀,直接布置乘法作业。老师问:“谁不会背乘法口诀表?”只有她女儿和一个男孩举手。原来绝大多数同学都已经在幼儿园或者课外补习班学过了。
在香港,补习班非常普遍,几乎每个孩子都在上。曾有机构做过调查,香港孩子放学后最高补习记录为五小时。现在连幼儿园的三岁娃娃都上补习班,因为香港的幼儿园只上半天课,很多家长就报两个幼儿园,早上一所,下午一所,一所学普通话,另一所学英文。前一所幼儿园十二点才放学,后一所下午一点就上学了。一些家长天天接送,小孩在车里换校服,吃东西。
香港人把这种现象称作“催谷”——催着稻谷早早成熟的意思。“香港家长最害怕的不是孩子去援交,去吸毒,而是孩子有空闲。”有家长说。
浸在“催谷”潮流中,屈颖妍发现自己也慢慢变成了“疯婆子”。有一次大女儿问:“妈妈,为什么你不笑的?”屈颖妍突然醒悟,原来自己真的不会笑了。
她成了“怪兽家长”。
美国《读者文摘》曾做过一次调查,访问了亚洲八个地区三千个 14~18 岁的孩子对父母的评价。结果,香港父母的得分排名倒数第二,失分的最重要原因是“父母没有时间与孩子沟通”。
屈颖妍说,香港家长常常只会这样与孩子对话。女儿说:“乌龟死了……”家长说:“你做作业了吗?”一位中学校长无奈地说,其实少当几分钟的“怪兽”没那么难,至少你可以把孩子的话有耐心地重复一遍:“哦,乌龟死了……你做作业了吗?”
“吃苦是要给钱的”
对于孩子,港爸港妈们从来都是“舍不得”的,舍不得他们跌倒,舍不得他们受伤,舍不得他们失败,事事为孩子强出头。如今,香港社会已发现“港孩”问题越来越严重,大伙又一窝蜂地去找出路。民间办起各种“自理能力班”,花 1000 元学扣纽扣、穿衣服、绑鞋带、洗碗……甚至有人嘲笑,如果上课环境许可,还要教冲凉洗头,七八岁不会洗澡的孩子大有人在。
家长戏称,香港的孩子,“吃苦是要给钱的!”
在屈颖妍眼里,学校门口绝对是个“是非地”,一切流言蜚语都在那里展开、蔓延。十来分钟里,等待孩子放学不是重点,互相打探成绩才是关键。
“你女儿这次考试考了第几?”
“第 12 名。”
“不是吧?你没有同她温习吗?你怎么做人家妈妈的……”
“你女儿星期六有没有学剑桥英语?”
“没有。”
“语法班呢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她都学什么了?你怎么做人家妈妈的……”
屈颖妍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:“你怎么做人家妈妈的!”
正是在这样的“怪兽角斗场”,屈颖妍渐渐明白,家长过度保护孩子的背后,其实是在保护证书,保护分数,保护孩子的所谓“竞争力”。
这些年,香港孩子们走得都比前人快,三岁已经学会上网,五岁便学会三种语言、四种乐器,七岁便懂得制作 PowerPoint ……但待人处事应有的态度却被遗忘了,或者应该说,是被牺牲掉了。
不知不觉,孩子实际上成了家长手上用来炫耀光彩与成就的大钻戒,大家都要自己的孩子闪闪发光。有一所学校要同学扮演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,可由于家长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演小矮人,最后校方只好改写了故事,将之变成“八个白雪公主”。
“你的卖点就是没有证书”
瘦弱的屈颖妍想跟香港教育抗争下去。在旁人看来,她也的确比一般人多了些资本,比如,她有三个女儿,有三块试验田。
大女儿上小学时,这个自称很温柔的母亲变得越来越狂躁,一到下午四点,她准时变成“女巫”,她撕孩子的作业本,要求孩子成绩好。
可二女儿、小女儿上学时,她放松了很多。一次放学后,二女儿突然跟她说,“妈妈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!”屈颖妍说:“为什么?”孩子说:“因为同学听写没得 100 分,回去妈妈都要打骂的,但你没有。”
渐渐地,屈颖妍不再像紧张得张开每根刺的刺猬。她理解了,教育是一个松手的过程。
可手放得太松,现实的问题就会马上横冲直撞过来。大女儿小升中的时候,没什么证书和奖状,别人却有很多,什么朗诵比赛、绘画比赛、阅读比赛,甚至吃水果比赛的。事实上,为了迎合这些家长的需要,现在香港任何儿童活动都会颁发证书或奖状。一个简单的手工班都有证书,如果没有,结束的时候家长会直接投诉。
女儿当时很着急,说:“惨了,我没有什么证书。”屈颖妍鼓励她:“你的卖点就是没有证书。”
这位作家妈妈帮女儿做了一个很小的简历,放进了一些家里和学校里的相片,开头屈颖妍写了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教育是一场马拉松》。她说:“我的女儿现在不是跑第一,她在落后,但不等于到终点时,她不会跑第一。教育不应该放弃任何人,即使她真的跑到最后,我们也应该为她鼓掌。”
屈颖妍想改变,但整个环境就是这样,她像是进了一条死胡同。于是,她花半年时间写了《怪兽家长》一书,谁知数月就在香港再版了六次。
有家长给屈颖妍写信说:我们根本就把孩子当作掌上电子宠物,按一个键,要他吃就吃,要他拉就拉,我们从没想过孩子的感受。有家长称,《怪兽家长》像一剂凉茶,让家长在变身刑警狱卒快要把孩子“处决”的边缘,悬崖勒马。
令她想不到的是,在内地,一本《斗妈大全》在网络上迅速蹿红,作者是两个北京的四年级小女孩,用漫画的形式记录了二十余招“斗妈”招式。
如今屈颖妍出了《怪兽家长 2 》。鹅黄色的封面上,画着很多小猪,它们或做沉思状,或呼吁呼大睡。她给这本书取了一个副标题:孩子复仇记。

分享到:

网友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网友评论共 0
    • 我支持
    • 我中立
    • 我反对

    Copyright @ 2002-2008 亚博 ntsyx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浏览本站最佳分辨率:1024*768 网站备案序号: